多倫多的功夫大師: 康樂武館

[Masters in Toronto: Hong Luck Kung Fu Club]

深切緬懷陳樹郁大師(1932-2012)

當我們在準備為此項目進行錄影採訪時,陳大師卻已駕鶴西去,享年七十九歲。陳大師是康樂武舘最初的創始成員之一,被譽為“加拿大功夫之父”。他給眾多多倫多市民的生活帶來了深刻影響,無論長幼,也不論其民族出身如何。陳大師對社區乃至本市長期不懈的奉獻精神實屬多倫多文化遺產中的一項寶貴遺贈。

Catherine Qian 撰稿

坐落在多倫多唐人街中心地帶史巴丹那大道(Spadina)和鄧達斯大街(Dundas)交叉口附近的康樂武舘是加拿大歷史最悠久的武術學校。康樂武舘從1961年成立之後,一直提供傳統的武術培訓,同時也展示中國文化。康樂武舘起源於一個小規模且聯繫緊密的華人團體。他們意識到通過培訓他人學習古老的武術而壯大華人社區的迫切需求。現在,該武舘在華人社區以及非華人社區之間成爲主要的文化遺産象徵。康樂武舘開放給所有文化背景人士,其多元化的學生群體充分地代表了本市包容性環境的建立。

康樂武館培訓廳東牆照片。練功者在練功開始和結束時都要對前輩表示敬意,如圖所示。承蒙康樂武館提供。

加拿大並不總是歡迎多樣性。1923年通過的《中國移民法案》禁止大多數的華人移民到加拿大。然而,隨著該法案於1947年廢除,華人開始源源不斷的湧入加拿大,大批華人定居在像多倫多這樣的主要城市中心。該市已擁有一個始建於十九世紀八十年代的華人社區且該社區已在本市找到立足之地。他們在多倫多市中心開辦企業、組織結社並參加各種基督教會。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的多倫多華裔社區爲二十世紀四十年代以後移民到加拿大的華人奠定了基礎,並爲康樂武舘等組織機構的成立鋪平了道路。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的多倫多與今日的多倫多有著極大的不同。當時多數人口皆是歐洲裔血統。剛抵達多倫多,希望開始新生活的年輕華人群體經常面臨著不友好的環境。他們當中很多人在當地的中國餐館或者洗衣店找到工作。他們工作時間長,掙到的錢僅能滿足他們的基本需求。儘管行事低調,他們仍然時常遭受種族主義和種族歧視挑釁。隨著言語虐待而來的則是肢體衝突。

這樣充滿威脅的環境最終造就了康樂武舘的創建。

陳保羅師傅與高級錦標賽的成功參賽者合影。承蒙康樂武館提供。

陳樹郁(Paul Chan)師傅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搭乘火車抵達多倫多,一開始在餐館工作,後來自己做生意,當老闆。與許多初來乍到多倫多其他華人不同的是,他是一個受過訓練的武術師傅,曾在黃傳葉(Wong Chuen Yip)師傅和陳斗(Chan Dau)師傅指導下修練功夫。陳師傅的中國武術功底深厚,尤其擅長道派功夫(Do Pi)、格鬥技巧和氣功。來到多倫多之後,他就成為小規模但組織嚴密的亞洲武術社區的一份子,借此機會跟Frank Hatashita先生學習柔道,後來獲得了黑帶。

陳師傅說,他在此城市生活的頭幾年裡充滿了艱辛和偏見。儘管他的餐館生意經營成功,種族歧視、種族主義和肢體衝突對於他本人乃至整個華人社區而言,仍是一個揮之不去的問題,而當地警方很少對此提供保護。

對於局勢越來越感到憤怒和沮喪的陳師傅和一群華人青年開始尋找一條保護自己和社區的途徑。心中牢記此使命的他們開始學習武術並提供武術培訓。這造就了加拿大最早傳統武術/功夫學校之一,康樂武舘的成立。在這個充滿敵意的年代裡,該武舘給人數雖少但增長迅速的多倫多華人教授武術,以作防身。

1961年,在位於多倫多老唐人街伊麗莎白大街一〇〇號的一座小建築物的地下室裡,召開了加拿大有史以來的第一次武術研究會。康樂武舘於該會召開成立之際,最開始有十三名會員。會員規模太小使得武舘無法籌集到足够的會員經費來繳納房租並購買優質器材。此外,大多數會員薪酬過低,還得把大部份收入寄給在中國的家人,因此,大家的資金皆有限。私人捐獻仍然是康樂武舘初期財政基礎的支柱,而會員們對於成功的孜孜以求成爲武舘得以生存下來的幕後推動力。

康樂武舘名號的由來源自爲提供保護、防衛而學習和練習武術的不懈追求。該俱樂部的宗旨並非挑起事端,而是在多倫多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來營造健康快樂的生活。“康”與“樂”兩字取自構成中文詞的“健康”和“快樂”。

在成立後很短的時間內,康樂武舘因其富含意義的使命和宗旨,受到當地華人社區的支持和推崇。隨著時間飛逝,康樂武舘的知名度也廣爲傳播。醒獅團由只得幾個人擴展成為有四十多成員的隊伍﹐全盛時﹐功夫學員至少有五百多人。1968年時,所有會員集資,在史巴丹那大道(Spadina)和鄧達斯大街(Dundas)交叉口附近購買了物業,這裡現今仍爲該武舘的會址。

康樂武舘的衆多原則中有一條是,他們“教授那些願意用精神、努力和心靈來學習的人”。隨著多倫多更加歡迎多樣性的轉變,華人社區面臨的種族歧視也日益减少。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新來的移民團體之間的關係也和康樂武舘互相影響。武舘持續作爲一個中國武術教學和展示中心,而且歡迎更多非華人會員的加入。舉例來說,一個被暱稱爲“阿艾(Ah Al)”,名叫艾爾·克倫威爾(Al Cromwell)的非洲裔加拿大青年,來到武舘開始學習中國武術。跟在他之後加入的是“阿思(Ah Sil)”,很快地,更多人也接踵而至。這標立著武舘會員多元文化的開始,重新定義已存在了數十年的康樂武舘,並有助於將此中心建立成本市的歷史寶藏。

俱樂部會員合影。1991年攝於鄧達斯大街以南史巴丹那大道唐人街中心地下室舞臺表演之後。承蒙康樂武館提供。

在過去的五十年裡,成千上萬的人都曾經路過陳師傅及其同事分享中國功夫藝術的這間武舘。在唐人街的中心地帶,這間始於某個特定文化的武術學校爾後成爲被其他衆多文化群體所分享的許多社交空間之一。長長的畢業生名單展示著康樂武舘的成功,來自世界不同文化背景的他們向武舘表達敬意。該武舘現在擁有衆多的非華裔教師,其學生類別則已更加多元化。

俱樂部會員合影。1991年攝於鄧達斯大街以南史巴丹那大道唐人街中心地下室舞臺表演之後。承蒙康樂武館提供。在多倫多朝向多元化、包容性和友好型城市轉變的進程中,康樂武舘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發端於伊麗莎白大街上一個小房間的武舘,已經透過中國武術擴展演化成爲一個文化表達與文化統一的重要載體。它幫助建立、聯繫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也明顯地壯大了我們的廣大社區。此外,康樂武舘舉辦的各種慈善活動,包括社區活動中的舞獅表演,是其在城市中繼續施展影響力的例證。康樂武舘因其爲那些視本市爲己家者的福祉和身份所做出的貢獻,在多倫多浩若煙海的歷史記載中贏得了一席之地。

資料來源

Interview with Gordon Glasheen
Interview with Grandmaster Paul Chan
Hong Luck Kung Fu Club commemorative magazines for 1991, 2001 and 2011 anniversaries, including historical essays by Mr. Gee Poy Ing and Mr. Ming Lin Chow.
Arlene Chan, The Chinese in Toronto from 1878 ‘From Outside to Inside the Circle’,(Natural Heritage, 2011).

  Heritage Toronto is pleased to acknowledge the support of the Government of Ontario, through the Ministry of Tourism and Culture, for this projec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Heritage Diversity Stories.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