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方到西方 多倫多的中國文化遺産

[East to West: Chinese Heritage in Toronto]

1974年,多倫多區教育局的前身决定在公立學校體系中首次引入文化遺産語言課程。這一倡議是一些華人社區成員不懈努力和堅定果敢的結果,他們意識到,保留自己的語言是保護其文化遺産和身份最有效的一個手段。他們所取得的成就,反映了多倫多市華人社區的規模和影響力,並建立在其深深扎根於這個城市的歷史進程中。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元興公司門前的中國戰爭救濟集會MHSO作品集, CHI-201316

華人社區的歷史發端於十九世紀中葉。那時,淘金熱潮將來自加利福尼亞、爾後來自中國的華人居民吸引到加拿大西部。十九世紀八十年代,許多華人找到了修建橫跨加拿大鐵路的苦役工作。鐵路建成後,中國勞工逐漸向東遷徙,穿越加拿大中西部地區來到中部及東部,並在遷徙的路途上定居在不同城市中。直到十九世紀末,首批華人出現在多倫多,標示著一個很快就成爲一大城市文化景觀特色社區的肇始。

在同一時期,來自紐約和芝加哥的其他華人定居者也陸續抵達多倫多,他們共同聚集在惠靈頓大街(Wellington)與弗朗特大街(Front)之間的約克大街(York)上。在華人社區早期的形成時期,這些華人順應當地對洗衣設施的需求,很快就在皇后大街(Queen)、國王大街(King)和阿德雷德大街(Adelaide)上開始了洗衣生意。他們的生意門面標示著他們生存在這個城市的第一個清晰印記,儘管他們所主營的生意並非來自中國,而是使他們能在新城市中謀生存的一個現實而又有創造性的手段。Sam Ching、Sam Leu、Sam Sing以及Tan Gee等在城市中開設了第一批洗衣店,造就了伊麗莎白大街(Elizabeth)兩側第一個華人社區以及多倫多首個唐人街的出現。

作爲二十世紀初葉多倫多最顯著的非歐洲裔社區之一,華人爲晚期抵達的其他文化族群作好了準備。儘管生活艱辛且存在著種族歧視和種族主義,多倫多的華人社區仍在這個城市中爲自己掙得了一席之地。他們幫助挑戰限制移民的政策,包括“人頭稅”和《排華法案》,這些導致許多家庭四分五裂,以及較低的社會流動性和受到限制的公民自由。

學習英語是提高多倫多生活質量的一個必要手段。第一波定居者當中很多人在當地的教堂和基督教青年會(YMCA)學習英語。位於貝弗利大街(Beverley)上的貝弗利大街浸信會(Beverley Street Baptist Church)和多倫多中華基督教長老會(Toronto Chinese Presbyterian Church),皇后大街與共同大街路口(Mutual)的庫克長老教會(Cooke’s Presbyterian Church)以及位於板栗大街(Chestnut)上的多倫多中華聯合教會(Toronto Chinese United Church),成爲華人社區的主要聚會場所。這裡成爲文化適應中心和過渡地點,幫助新移民學習新社會中的處事方式。當他們被迫離開以皇后大街以北的伊麗莎白大街爲中心的原唐人街,以便爲本地的重建讓出位置時,華人社區又在伊麗莎白大街以西的鄧達斯大街(Dundas)沿線以及後來的史巴丹那大道(Spadina)沿線重新建設了一個新的社區中心。多倫多華裔市民沿著道路兩側創辦了衆多會館、慈善協會、報紙、信用合作社以及各類生意。

他們力爭成爲被認可的社會成員,但這樣的堅定决心在中國內戰(1927-1950)以及中國共産黨於1949年奪取勝利後獲得進一步的考驗。祖國的政治文化巨變影響著海外華人,造成了內部分裂並且考驗人們的忠誠度。這也導致了多倫多對於華人社區的敵意程度,由於冷戰的緊張局勢,對於華人社區的攻擊有所增加。在此背景下,一個稱爲康樂武館(Hong Luck Kung Fu Klub)的協會應運而生,以鼓勵人們的自衛意識。這是加拿大迄今爲止最古老的功夫俱樂部。

直到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中國共産黨才正式被加拿大政府承認。此舉連同國家移民政策的變化,將創建一個管道,吸引來自中國的另一波移民熱潮。許多人爲逃避內戰和抗日戰爭而移居香港,而後通過聯合國的難民計劃以難民身份移居多倫多。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之際,多倫多的華人數量急劇增加,使得多倫多華裔成爲本市最大的文化群體之一。文化基礎設施和各類機構早已準備就緒,接納最新一波的華人移民。如今的華人社區廣泛分布在城市各地,成爲了城市景觀的基本特色。引人入勝的多倫多華人文化遺産最近被陳林瑞玲(Arlene Chan)完整地記錄下來。身兼圖書管理員、研究員和故事大王數職於一身的她,昭示著我市豐富的文化多樣性。

鄧達斯東大街上的華人店面, MHSO作品集, CHI-86050

資料來源
Arlene Chan, The Chinese in Toronto from 1878 ‘From Outside to Inside the Circle’, (Natural Heritage, 2011).
Richard Thompson, Toronto’s Chinatown, MHSO Collection
Harold Wright, The Chinese in Toronto, A personal Appreciation, MHSO Collection
Valerie Mah, An In-Depth look at Toronto’s Early Chinatown 1913 to 1933, MHSO Collection
Wyn Chivers, A Needs Study of the Chinese in Kensington, MHSO Collection
Valeria Mah, ‘The Chinese in Toronto’, Polyphony: Toronto’s People, Vol. 6, No. 1, (Spring/Summer 1984), pg. 36-37.
Lee Wai Man, ‘Dance No More-Chinese Hand Laundries in Toronto’, Polyphony: Toronto’s People, Vol. 6, No. 1, (Summer, 1984) pg. 32-34.
Daniel Mah, ‘Early Chinese Sports in Toronto’, Polyphony: Sports and Ethnicity, Vol. 7, (Spring/ Summer, 1985). pg. 120-123.

Heritage Toronto is pleased to acknowledge the support of the Government of Ontario, through the Ministry of Tourism and Culture, for this projec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Heritage Diversity Stories. Bookmark the permalink.